筱月水镜

圈名殷筱月,
称呼的话筱月或者阿镜都可以。

只是个渣渣文手而已,
情绪化严重,心态不好,
如有冒犯,请您原谅。

严重cp洁癖,
只吃自己认定的cp,
不要和我讨论什么cp好什么cp不好,
不然我会忍不住动手骂人的。

算是一个拖更的文手罢,
固定更新在周末,
加更随缘。

emmm……是自己今天晚上半个小时画的白哥哥
场景是《花开的瞬间》里面,白哥哥微笑着躺在地上等待花开之后的情形
努力想要表现出一种头发散乱的样子,但事实上我失败了,求轻喷
顺便大晚上的拍照光线是真的不好,宛如加了滤镜一般丑……
啊……我果然还是只能老老实实当个渣渣文手,画什么画……
悄悄 @泉城酱
泉城你悄悄鼓励一下我呗,我怕被批评死……

【第五人格主播】河神:“又有人砸我场子。”

#是原来那个河神问答的沙雕后续

  

#突发脑洞

  

#ooc有

  

  

  

【老白】

——“年轻的老白哟,你掉的是……”

——“说吧说吧,我又掉啥了?”

——“年轻的老白哟,你掉的是这个德发牌的伪酱呢?还是这个傻fufu牌的伪酱呢?”

——“嗯?你把虚伪弄到哪去了!”

——“年轻的老白哟,不要……”

——“快说!你把我的虚伪带到哪里去了!”

——“我就不说!”

——“哦可以,小老弟很狂啊,别逼我动手。”

——“啊我错了!”

  

  

  

【虚伪】

——“年轻的虚伪哟,你掉的是……”

——“都说过了,我没掉东西。”

——“年轻的虚伪哟,你掉的是这个白哥哥,还是这个白咕咕呢?”

——“啥?你把老白怎么了!快交出来!”

——“怎么又有人砸我场子……”

——“又?你再说一遍?”【火箭筒警告】

——“别动手别动手!大哥我错了!”

【第五人格主播】久别重逢时的拔刀相向(后续小甜饼列表)

#emmm……是我想要写的关于《久别重逢》的后续小甜饼

  

#大概四个cp会分成四篇写完

  

#只是一个列表,我觉得我需要有人来催促我去写,不然以我时不时就咕咕咕的性格大概到明年都写不完一篇

  

#占tag致歉

  

#可以告诉我你们想要先看哪一篇,我看看能不能抽时间先写完(高二狗爆哭)

  

  

  

1.伪白

《旧时残垣下,依稀故人来》

  

  

  

2.蓝A

《以我本源燃业火,换你此生可无忧》

  

  

  

3.欲沐

《与君来世再相见,玉树临风一少年》

  

  

  

4.鱼熊

《折翼无处归,堕暗共还家》

盛放的重瓣荼蘼,其实并不只是代表了末路之爱,在它代表着刻骨铭心的爱情即将消逝之时,仍旧隐藏着对幸福的渴望。

而那洁白的卡萨布兰卡,就算爱意沉重到负担不起,它也依旧在提醒着,不要忘记一个你深爱着的人。


【第五人格主播】今天集体没吃药

#突发脑洞写的聊天体

  

#很乱七八糟注意!

  

#我都写了些什么玩意!

  

#有一些是我和我闺蜜的对话

  

#ooc有

  

  

  

【一个第五人格主播闲得无聊就想搞事群】

【欧的白】老白:真的要在这里说吗……

【糖糖居】糖浆:当然啊!当时玩的时候不是说好了吗?

【ZZZ】流萤:哦白哥哥你不会是打算反悔才这么问吧!

【欧的白】老白:我是这种人吗!

【宇宙级魔人】16:抱歉你是的白鸽鸽

【娇妻】小沐木:哈哈哈哈还好我反应够快没有答应这种条件

【瓜皮】甜瓜:但是你好像也有惩罚吧

【娇妻】小沐木:甜瓜你这个瓜皮真的要哪壶不开提哪壶吗!

【土拨鼠】瓦不管:怎么有意见吗?我惯的,不可以?

【娇妻】小沐木:当然有意见!

【a dog】Alex:吵死了

【糖糖居】糖浆:爱丽也过来啦!爱丽你的惩罚要不第一个做完好了!

【欧的白】老白:刚好我等一会再说,太羞耻了……

【a dog】Alex:不,我拒绝

【撞你小竹笋】抱抱熊:我就知道和你们一起玩准没好事

【三三居】与山:你们干哈了?

【糖糖居】糖浆:真心话大冒险啊,怎么,山山来玩吗?

【三三居】与山:不了,我看着就好

【瓜皮】甜瓜:快点快点!待会他们打完排位回来就不好玩了!

【欧的白】老白:甜瓜你又不要惩罚着什么急

【娇妻】小沐木:该着急的是我们好吗……

【撞你小竹笋】抱抱熊:同意

【a dog】Alex:+1

【土拨鼠】瓦不管:但是你们待会想要被公开处刑是吗?

【ZZZ】流萤:趁现在没人刚刚好

【大白】杨羊:虽然一脸懵逼但是我觉得有瓜可以吃

【睿智】长喵:我就看看不说话

【有美人兮】皮皮限:你们在做什么呢?

【欧的白】老白:!!!

【撞你小竹笋】抱抱熊:这么快!

【娇妻】小沐木:天啊!

【a dog】Alex:完了

【糖糖居】糖浆:哈哈哈哈我先笑为敬

【三三居】与山:所以你们要不还是快点吧

【欧的白】老白:好吧……

【欧的白】老白:@【非的伪】虚伪 mua!

【欧的白】老白:再见,我走了不要说我来过……

【娇妻】小沐木:不我一定会说的!

【撞你小竹笋】抱抱熊:有福同享有难同当

【糖糖居】糖浆:就是就是!

【ZZZ】流萤:白哥哥别着急走呀!

【非的伪】虚伪:???

【欧的白】老白:啊虚伪你什么都没有看到对不对我们去开黑吧

【铁板】奈奈:欲盖弥彰没用的

【土拨鼠】瓦不管:越描越黑

【瓜皮】甜瓜:不如不描

【非的伪】虚伪:@【欧的白】老白 mua!

【欧的白】老白:虚伪先生你吃错药了吗!

【非的伪】虚伪:老白,你就是我的良药

【三三居】与山:秀恩爱了走了走了

【有美人兮】皮皮限:对方拒绝了您的狗粮并一脚踢飞了狗粮碗

【欧的白】老白:算了……我不管我说完了!沐木!到你了!

【娇妻】小沐木:来就来谁怕啊!

【娇妻】小沐木:@【达令】欲为 欲为欲为抱抱,我要公主抱抱,转圈圈的抱抱,飞起来的抱抱

【糖糖居】糖浆:这都过了一会了没人吗?

【睿智】长喵:怕不是真的去抱抱了

【铁板】奈奈:我也这么觉得

【尴尬而又不失礼貌】微笑:我该不该说欲为直播没关

【ZZZ】流萤:哦豁

【土拨鼠】瓦不管:去围观了

【欧的白】老白:我先在这里祝沐木晚上腰不保

【撞你小竹笋】抱抱熊:你自己也不会好到哪里去

【娇妻】小沐木:我看着呢!抱抱熊你的惩罚呢!我都做完了!你的呢!

【达令】欲为:沐木

【娇妻】小沐木:我这就来!

【铁板】奈奈:……

【土拨鼠】瓦不管:我要去lofter上挂这两个人

【瓜皮】甜瓜:管管加我一个

【a dog】Alex:我就不在这里说了,去找胖子了

【瓜皮】甜瓜:爱丽等等!

【宇宙级魔人】16:不在这里说???

【有美人兮】皮皮限:他们住一起的

【非的伪】虚伪:我们早就知道了

【糖糖居】糖浆:早知道换一个惩罚了

【dog master】蓝胖子:为什么要换?我觉得这样很好啊

【欧的白】老白:你觉得很好但是我们看不到

【大白】杨羊:这样一点也不好玩

【尴尬而又不失礼貌】微笑:你们要我说多少次!你们!直播!没关!

【我不胖】头鱼:我关了

【撞你小竹笋】抱抱熊:那行,我也不在这里说了

【三三居】与山:啧啧啧

【有美人兮】皮皮限:果然最后一个说的有好处

【非的伪】虚伪:但是我们开黑的时候最后一个很尴尬的

【尴尬而又不失礼貌】微笑:好像也是

【欧的白】老白:早死早超生

【撞你小竹笋】抱抱熊:但是我不用死

【糖糖居】糖浆:没关系下一次坑你好了

【ZZZ】流萤:我附议

【宇宙级魔人】16:加我一个

【瓜皮】甜瓜:还有我

【土拨鼠】瓦不管:完全OK

【撞你小竹笋】抱抱熊:不是还有爱丽吗!

【dog master】蓝胖子:我家爱丽是屠皇,搞事留一线,排位好相见

今天终于给叽叽氪金惹过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下(第一次氪金有点小激动)

认识叽叽完全就是一个真香的过程

一开始:主播有什么好看的自己打游戏就好

后来:emmm视频可以看一下,直播就算了吧

现在: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叽叽开播了!我得快点打完排位把该上的分上完去看!(然后成功排位翻车)

氪金也是一个真香的过程

一开始:看看就行了吧……

后来:emmm去偷点辣条,辣条不够了

现在:兜里还有钱吗我看看,还有的话要不氪了吧……

众所周知,人类的第一大本质是真香

(小声bb)大哥念我名字的声音真好听!【完了是心动的感觉】(更小声bb)叽叽从来都没有念过我的全名虽然他没有给我改名……可能是我名字太长了难为他了吧……

最后只想说一句!叽叽真好!我爱他!一辈子!

  

emmm……占tag致歉(过会儿就删)

【第五人格主播】花开的瞬间

#赤花症

  

#是 @泉城酱 的点文

  

#关于赤花症我找到的资料并没有很详细,所以其实大部分是自己的私设

  

#ooc有

  

  

  

0.

令我对你的爱盛放至荼蘼,等到那时,什么都不会留在这世上,除了在眼眶处绽放的染血卡萨布兰卡。

  

  

  

1.

“你确定你这刀打得到我吗?瓦不管先生,出刀要谨慎啊。”老白操作着佣兵双手在墙上一推,借着加速冲出去好大一段距离,回头看到站在原地刚刚收回刀的小丑,心情大好地对着YY里嘲讽道,“继续来打我呀。”

“做个人吧欧的白!”瓦不管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,语气里丝毫没有被遛了三台机的愤怒,反而全是笑意,与此同时,小丑抬手连续装了两个零件,“吃我一锯!”

“你肯定没有无限锯了,装个钻头和风翼还想打我?”老白灵活的调整视角下了个板子,站在板子后面对着瓦不管招手,“刚刚你的无限锯都撞完了吧?”

“不……”甜瓜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小丑拉锯的声音打断了,他默默把那句话咽下去,转身继续和16一起修机,“白哥哥你自求多福吧。”

“使不得啊使不得,管管你居然还有无限锯,失算了。”老白嘴上说着失算了,实际上一点也不慌,和瓦不管玩起了你绕我翻的游戏,“啊我要被打了,诶看我翻过去,没打着。”

“求求你做个人吧!”伴随着瓦不管几乎算得上尖叫的大喊,老白的右眼突然剧烈疼痛起来,强烈的疼痛顿时令老白身上冷汗直冒,手上的操作慢了几分,原本计划的快翻立马成了慢翻,成功被瓦不管打出了恐惧震慑跪倒在地。

“嘶……”老白捂住右眼,左手忍不住死死地抓住了外套的衣角,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“白哥哥你没事吧?”YY里的另外四个人同时听到了动静,16最先反应过来,关切的问。流萤,瓦不管和甜瓜也都担忧不已:“白哥哥你要是不舒服就先下吧,别强撑着了,没关系的。”

“我没事。”好一会儿疼痛才消退。老白向后仰倒靠在椅背上,声音比之前要虚弱一些,“只是眼睛有点疼,待会结束我就直接去睡了,不用担心我。”

“那好吧,白哥哥你要记得好好休息。”见状,熟知老白性格的四人也不再坚持,继续专心的在游戏里斗智斗勇,只是时不时的会提醒老白早点去休息,“实在不舒服就去看医生,你要是累坏了,我们都会心疼的。”

“嗯,我知道。”老白应答着,一股暖流从心底蔓延开来,冲淡了老白埋藏已久的苦涩。

  

  

  

2.

“呼……”和瓦不管他们道了别后,老白熟练的退了游戏,连眼罩都没摘就直接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。

每一次右眼的剧烈疼痛都会让老白抑制不住的想起那个人,随即他又自嘲的笑笑:“他恐怕已经忘了你,老白,你又在痴心妄想着些什么呢?”

老白将自己冰凉的手搭上额头,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,但越是想要忘记,虚伪的形象却越来越清晰,过去的一桩桩一件件也在老白的脑海中不停地重演。

“你清醒一点,老白。”越想越烦躁,不知从何而起的悲伤紧紧捂住了老白,老白一把扯掉眼罩,冲到洗手池边将一捧冷水泼到自己的脸上,“你需要认识到现下的状况,你们回不去了!”

最后一句话,老白几乎是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吼出来的,像是要将自己惊醒,又像是要将自己催眠。

待稍稍平静下来,老白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,深呼吸几次后才正视镜中的自己。镜中人额前的白发还在向下滴着水,状态看上去糟糕透了,右眼瞳孔中一个小红点清晰可见。

“老白,你还能怎么样?他的粉丝让你不要再去打扰他。”老白用毛巾擦掉额发上的水,努力扯出一个笑容让自己看上去好一些,一千遍一万遍的叮嘱自己,“这种样子可不是你应该有的,要振作起来。”

“就算是死,也应该绚烂万分。”

  

  

  

3.

老白早就知道自己得了赤花症,也知道不解除的话自己会死亡,但以他们现在的关系虚伪都没有憎恶他,他又有什么理由去打扰虚伪呢?

更何况在这种形同陌路的情形下,贸然为了解除赤花症而强行获取虚伪的厌恶,到头来赤花症可能解除了,但随之而来的后果可能不仅仅波及老白一个人,最大的可能是甜瓜和瓦不管他们陪着老白一起承受所有的风雨。

老白很清楚自己的选择,他不能冒险,现在的他不能只顾自己一个人,他还需要为其他四个人考虑。

在这种无路可走的情况下,老白明白,牺牲他自己换得甜瓜,瓦不管,流萤和16四人的平安无事,才是他应该做的。

  

  

  

4.

“有空出来聚聚吗?”老白斟酌再三,还是在魔人团的小群里面问了一下,“我有点事要告诉你们。”

“好啊好啊!”这种时候第一个响应的总是流萤,“白哥哥我们要去哪玩啊?”

“去去去,整天就想着玩,又要咕掉直播了吗?鸽子精萤萤。”转眼间,五人小群就热闹了起来,瓦不管,甜瓜和16齐齐上阵怼流萤,同时也暴露了自己的本质,“咱们一起咕了吧,好好玩几天。”

“你们还有脸说我!”

最后地点敲定在了离老白家不远的一家奶茶店里,其余四人都拍胸脯保证自己会以最快的速度赶到,按16的话来说就是“来的最快的那个人可以独占白哥哥一会儿,甚至一天呢”。

“魔人吗你们。”老白笑骂着,眼眶却不争气地湿润了,老白摁灭手机屏幕,努力不让眼泪流下来。

老白忽然间愧疚极了,但丝毫没有后悔的样子:“对不起。”

临出门前,老白回头看了一眼自己放在桌子上的荼蘼,洁白的重瓣花朵开的灿烂,但似乎下一秒就会凋亡。老白摇摇头,不再去想其他的事,径直走了出去。

就在房门合上的同时,一片花瓣突兀的抖了两下,坠落到桌子上。

  

  

  

5.

“抱歉,一直没有和你们说。”老白摘掉眼罩放在桌子上,抬起头来面对惊愕不已的四人,“我得了赤花症,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。”

老白说的没错,此时他右眼中的花朵已经初具规模,赤红的花朵含苞欲放,从血肉中生长出的花朵显得妖异,却也凄然。

“在花开的瞬间,我就会死。”老白不敢去看另外四人的表情,视线便一直在桌面上飘忽不定。

“白哥哥,你还是没有忘掉他吗?”瓦不管最先从震惊中抽出身来,问话将甜瓜,流萤和16都拽回到现实的问题上来,“所以才会这样……”

“没错,我本以为时间会冲淡一切,看来是我错了。”老白点点头,笑容苦涩,“但是这份爱,我负担不起了。”

“怎么会这样……”16没有忍住,抬手摘掉了眼镜,视线被泪水模糊,“没有其他的解决办法了吗……”

“白哥哥,我们尊重你的决定。”甜瓜和流萤对视了一眼,一人握住了老白的一只手,“这几天就让我们陪你到处走走,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吗?”

“不用……”拒绝的话说到一半,老白突然改变了主意,“帮我把消息瞒下来吧,就说我退出了直播界,不然粉丝们会担心的。还有……如果可以的话,将我房里的那束荼蘼送给虚伪。”

“虽然对于我来说,这段刻骨铭心的爱即将消逝,但我还是希望他过得幸福。”

  

  

  

6.

在送走了甜瓜和瓦不管之后,老白跌跌撞撞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,右眼剧烈的疼痛已经持续了好一会,老白甚至可以感受到花朵正在疯狂地抽取他的血液,准备绽放了。

“还好他们已经走了……”强撑着关了门,老白靠着墙壁缓缓坐下,肤色苍白,“不然看见我这幅模样……吓到了他们就不好了。”

视线已然涣散,老白突然挣扎着站起,摸索着折了一枝荼蘼握在手心,然后躺在了冰冷的地板上,阖上了双眼。

没过多久,赤红的花苞绽开了一丝,随即带有血腥气息的浓烈香味充满了整个屋子,老白紧握着的手也随之松开,洁白的荼蘼掉到了地上,重瓣的花朵即使残缺了一瓣也依旧绚烂万分。

门口的瓦不管和甜瓜捂住了嘴,不让自己抽泣出声,他们目睹了花开的整个过程,强烈的哀伤在两人之间蔓延。

“白哥哥,愿你晚安。”已经没有人想去管时间的流逝了,直到西斜的夕阳收起了最后一抹光辉,天地昏暗下来,瓦不管和甜瓜才走到老白的身边,握住了他冰冷的手指,“我们相信你只是永远的睡着了而已,祝你好梦。”

  

  

  

7.

“这是……卡萨布兰卡?”甜瓜将掉落的荼靡捡起,放回了老白的手心,“所以……白哥哥才会那样说?”

“是的,这份爱几乎压垮了白哥哥……他负担不起了。”瓦不管从桌子上取下荼蘼抱在怀里,“这样才……催生了赤红的卡萨布兰卡。”

“但他的心里,始终是渴望着幸福的,才会选择带上一朵荼蘼。”

“希望这朵荼靡,可以让白哥哥在那边获得幸福……”

“嘘,别这么说,白哥哥一定会幸福的,他有这个资格。”

“嗯,一定会的。”

【第五人格主播】梦中有花落千年

#突发脑洞

  

#emmm……可能有一点难以理解?

  

#ooc有

  

  

  

无尽的黑暗,连一丝光线都没有,沉闷地令人窒息。

Alex动了动手指,从触感冰冷粗糙的地面上爬了起来,将脑海中些许的迷茫不安清除出去。

黑暗导致的目不能视反而放大了听觉的敏锐,远处细微的水声Alex都听得一清二楚。

仔细辨认了方向之后,Alex向黑暗的尽头跑去,“沙沙”的脚步声在这片空旷中回荡,给现下的境况添了几分诡异。

不知跑了多久,一点亮光出现在Alex的面前,并随着距离的减小而逐渐放大。

Alex抹掉额角的汗水,径直冲进了那点亮光中。

适应了黑暗的双眼在亮光的刺激下无法睁开,Alex却像是早已习惯一般在心中默默计算着时间。

待适应后睁开眼,Alex发现自己站在大片的桃林前,一条清澈的小溪正绕着桃林潺潺流过,先前水声正是从这里传来。

浅浅的风吹起了花瓣,落在Alex的肩头。

若是常人见了这番情景,定是惊叹不已驻足不前,Alex却没有半分欣赏的意思,轻车熟路地避开横生的桃枝走进了树林深处。

拂开最后一枝挡住视线的枝条,Alex就再次见到了那个蓝发的人。

他仍旧背对着Alex站立,伸手接住了被风吹落的桃花。

“爱丽。”那人听见了Alex的脚步声,像是早已知道来人是谁一般轻唤出声,转过身来与Alex对视,澄澈通透的眸中满是笑意。

Alex纵使见过无数次这样的情景,却依然沉湎于其中。

他像是被蛊惑了一般,抬腿便向那人走去。

一步跨出,天空忽然起了风,漫天花雨迷乱了Alex的视线,也模糊了那人的身影。

两步跨出,花雨散去,残破的花瓣被揉入泥土,蓝发的人早已不见踪迹,只余下一块小小的墓碑留在原地。

三步跨出,墓碑早已被风化得不成样子,而Alex终于来到了它的前方。

短短三步,似乎跨越的并不是三步之距,而是千年时光。

Alex蹲下身,手指抚过残破的石碑,依稀可见的姓名被Alex一遍遍描绘,最终染上殷红的色彩。

“蓝胖子……”Alex低声念着那人的名字,毫不犹豫地推倒了墓碑。

墓碑轰然破碎,天地阴暗下来,桃树在狂风中颤抖着,惨白色的花瓣被风无情地剥落,陷入泥土中再不分明。

Alex站起来,头也不回地向前方走去,再次回归到虚无的黑暗之中,任凭那桃花在背后簌簌掉落。

意识逐渐被模糊,Alex倒了下去,但他知道,下一次睁眼,又会是同样的光景,他可以再见到那人一面。

就这样,心甘情愿的沉沦在无尽梦境当中,看着花朵掉落,一直落了千年。


尝试开车然而开不起来……

连儿童三轮脚踏车的车速都没有【哭唧唧】

按我这个年龄应该只能飙黑车

【拿着蓝A小破车手稿的手微微颤抖】


【第五人格主播】久别重逢时的拔刀相向

#魔王和天使设定

  

#刀片三十题第四弹

  

#ooc有

  

#等我回来

  

  

  

1.

老白蜷缩在禁闭室的一角,身上的戒鞭伤仍在隐隐作痛,黑暗气息不断的从伤口处溢出,然后被外界浓郁的神圣气息净化。

老白此时的样子狼狈至极,无论是谁看了都不相信这是七大天使长之一的老白。不过他现在的样子并不会有人看到,所以老白不用担心他堕落的消息传出去会引起天堂的恐慌。

他究竟被关了多久?十天,五十天,还是一百天都已经记不清了。老白扯了扯嘴角,露出一个自嘲的笑,却因长时间的面无表情而显得有些僵硬。

禁闭室里无日无夜,白茫茫一片不会有任何变化,起初老白还会对此产生强烈的恐惧,现在他已经习惯了。

不过最近的天堂似乎并不平静,老白有预感,他很快就可以出去,去见一见他朝思暮想的那个人了。

  

  

  

2.

老白的预感并没有出错,没过多久他就被人从禁闭室里带了出去,送回了住处。虽然途中被康斯坦丁手底下的人严密监视着,但老白还是感到了从心底蔓延开来的狂喜。

他相信自己的实力,只要他想摆脱监视,他就能够做到。不过即使处于欣喜之中,老白依旧敏锐的注意到了,路途上经过的天使们都是一副行色匆匆的样子,天堂一定发生了些什么,他想。

果然,几乎在他抵达住处的同时,小沐木,甜瓜以及瓦不管就找了过来。

风尘仆仆的小沐沐先是支走了康斯坦丁,才神色疲惫地坐到老白的面前:“老白,撒旦手下的七大魔王已经向天堂开战了,你需要有个心理准备。”

老白很快就明白了小沐木的意思,顿时像被人兜头浇了一盆冷水一般,所有高涨的情绪全部冷却下来,他听到自己声音颤抖的说:“虚伪也在,而放我出来的目的,就是为了牵制虚伪,对吧?”

老白不知道自己现在在他们眼里是什么状态,但看起来一定糟糕透了,因为甜瓜和瓦不管都是很担心的样子。

“白哥哥,你要往好处想。”甜瓜安慰着老白,殊不知自己的第一句话就将老白往绝境又推了一把,“我和瓦不管都不是天使长,没有召集军团的权力,六个天使军团并不能抗衡七个恶魔军团,这场战役缺了你几乎没有半分胜算。”

瓦不管一开始还觉得甜瓜的话没有错,但仔细想想又有些不对劲,只是见老白没什么太大的情绪波动,也就没开口说什么,沉默的将老白常用的护肘和披风递了过去。

“我知道了,你们等我一会儿,我收拾一下就前往战场。”情绪坏到了极点,老白反而比平时更冷静,接过披风转身进了内室。

  

  

  

3.

当老白和小沐木赶到所谓的战场时,一场惨烈的拼杀刚刚结束,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,却看不见一具尸体,只有或明或暗的光点在半空中闪烁。

不远处有一个人,拄着剑半跪在裂谷旁了无生息。而另一个人的形容狼狈,却还能强撑着的站立,居高临下的凝视着那个跪倒在地的人——正是头鱼和抱抱熊。

“你做了什么?”老白和小沐木知道二人的关系,所以并没有冲上去拦下头鱼,但并不代表二人可以忽视现在的情况。

“我……我不知道他不反抗……”头鱼听到问话明显的愣住了,许久才抬起头来,双目赤红,“我不想这样做的……都是我的错……”

听到头鱼这样说,小沐木和老白顿时觉得不妙,然后在蹲下为昏迷的抱抱熊检查伤势时,才发现抱抱熊有一只翅膀从根部折断了,另一只翅膀也伤痕累累。源源涌出的鲜血已经染红了抱抱熊身上的衣衫。

翅膀算是天使力量的根本,抱抱熊现在不仅受了重创,而且再也飞不起来了。

“你!这!”小沐木的反应比老白激烈得多,当即跳起来指着头鱼,却又说不出什么指责的话,只能气呼呼的站在一边。

“这就是你的所作所为?”老白拍了拍小沐木的肩,示意他先冷静,才转向头鱼,“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?你毁了他,彻底毁了。”

头鱼听到这像是如梦初醒一般,再也支撑不住,向来冷静自持的魔王抱着抱抱熊哭的像个孩子:“对不起……你会原谅我吗?”

老白没有再说什么,和小沐木一起为抱抱熊施了治愈术后就离开了这片地,在回到残破的伊格城之前,老白特意回头看了一眼,那两个人影都消失不见了。

老白明白,七大天使长从此就少了一位。对此,老白清清楚楚地感受到了从心底漫延开来的寒意。

  

  

  

4.

战时的伊格城和往日的伊格城并没有什么区别,只是萧索中添了几分肃杀之气。

老白和小沐木并肩走上城墙,这才看到了坐在墙砖上的蓝胖子。墙砖在千万年的风化中早已摇摇欲坠,故蓝胖子身后双翼轻拍,以保持平衡。

蓝胖子听到了脚步声,并没有回头,依旧动作缓慢地擦拭着手中的长剑:“是老白和小沐木吗?”

得到了肯定的回应后,蓝胖子转身跳下,落在老白和小沐沐面前:“你们终于来了。”他露出一个如释重负的笑容,将长剑挂回腰间。

“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老白皱眉,他此时意识到这并不是一场简单的战争,“作为同僚,我拥有知情的权利。”

“我想我也是。”小沐木之前匆匆从战场抽离返回寻找老白,后来发生了什么也完全不知情,“这种状况以前从未有过。”

“这是一场游戏,一场上帝与撒旦之间的游戏,而我们只是棋子。”蓝胖子回过头看向裂谷另一边的恶魔之城,那边的城墙上坐着一个黑色的人影,“七个军团,就是七枚棋子,我们轮流与魔王对阵,直至一方全部战死为止,剩下的人即为胜利。”

“这就是规则。”蓝胖子转回来,微笑着对上老白和小沐木震惊的目光,“我们别无选择,这是一场至死方休的游戏。”

老白和小沐木对视一眼,强迫自己冷静下来。小沐木率先开口:“那这……出战的顺序已经定下了是吗?”

“是的。”蓝胖子很快回答了,手指抚上腰间的剑柄,“第一轮已经结束,第二轮出战的是我,小沐木则是第三轮,至于老白是第四轮。”

说完,蓝胖子不给老白和小沐木反应的机会,吹响了手中的集结号角:“我要出发了,你们先回去吧。”

“至少,在参加你们的那场游戏之前,不要明白这场战争残忍的一面。”

  

  

  

5.

虽然蓝胖子说不要看,但老白还是坐到了之前蓝胖子坐过的墙砖上,那里是伊格城的制高点,可以俯瞰到整个裂谷。

老白不是不相信蓝胖子,但对于这场所谓的游戏,他更想验证自己心中的猜想。很快他就确定了自己的猜测,勾起一抹讽刺的笑:“果然是这样……”

因为蓝胖子对阵的魔王,赫然是Alex。

接下来的战斗场面与过去老白参加过的战争毫无区别,一个个天使和恶魔在敌人的刀剑和魔法之下灰飞烟灭,化为明暗不同的光点漂浮在空气中。

些许光点随着裹挟了血的气息的风飘到老白的面前,老白伸出手接住一粒,它在手心微微闪烁,看上去如梦似幻,却又无声的诉说着残酷的现实。

当老白再次将注意力放回战场上时,Alex身上浓郁的黑暗气息突然爆发,中间却又掺杂着强烈的神圣气息,两者互相倾轧,迅速吞噬着Alex的生命力。

老白似乎看到Alex笑着说了什么,但似乎又没有。随即,Alex松开了握住刀柄的手,像断翅的鸟儿一般重重跌落到裂谷旁,口角溢出暗色的血液,身上黑白二色的冲突却越来越强烈。

蓝胖子则完全愣住了,许久才反应过来,迅速飞落到Alex的身边,将Alex抱在自己的怀里,颤抖着双手想为Alex治疗,但神圣魔法对于现在的Alex来说无异于毁灭般的打击,蓝胖子根本无从下手。

最终蓝胖子伸出手点燃了自己的本源,金色的神圣之火迅速将二人包围,老白再也看不清蓝胖子和Alex的位置了。

直到战场上空无一人时,神圣之火才熄灭,被它包裹着的两人同样不见了踪影。

  

  

  

6.

“老白,你还要看吗?我马上就要去参加这场游戏了。”小沐木不知何时又回到了城墙上,站在老白的身后,“我不想你看到我彻底消亡的模样。”

老白惊讶地回头,却只在小沐木的脸上看到了平静:“不会的沐木,你会活下来的。”

“谁知道呢?”小沐木笑了笑,同蓝胖子一般看向对面的恶魔之城,似乎想寻找某个人,只是距离太远,小沐木只能看到空空荡荡的城墙。

“沐木……你是不是……”老白看着沐木,试探性的想问些什么,但还没问出口,小沐木就打断了:“我该走了,真的,别看了。”

集结号角声如之前一般响起,小沐木直接从城墙上展开双翼飞起,带动的风吹乱了老白的发。

与此同时,对面也有一人向这边飞来,停留在了裂谷的上空,紫色的发丝和漆黑的骨翼点明了他的身份。

老白看到小沐沐脸上露出了决绝的笑容,义无反顾的向那人飞去。

这一场战斗结束的比之前所有都要迅速,仅仅几十个回合,欲为的身上就被小沐木手中的天使之剑划出了无数道伤痕。

“欲为!你……”小沐木大喊了一句,随即声音弱了下去,老白根本没有听清,但大概的意思也能够猜的出来。

想必欲为也知道了这场战争的真相,他根本没有想过要自己活下去,想以自己的死亡为代价,换得小沐木的平安。

果然欲为被一剑刺穿了腹部,力竭倒在了小沐木的身上。小沐木楞楞地看着自己的手,忽然间泪流满面。

“欲为,你别走……”欲为的身体直接碎裂成无数片消散在空气中,小沐木伸手去抓,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们从手中流逝,只余下一个不大的紫色光球被小沐木捧在手中。

小沐木回头向老白的方向看了一眼,然后抱着光球走到裂谷边,纵身跳了下去。

  

  

  

7.

“轮到我了吗?”老白将手指搭在城砖上,刺骨的冰凉从指尖蔓延开来,快速抵达心脏,“没有想到我们再次见面会是这样的情况。”

这禁闭室中他曾无数次的幻想过和虚伪再次会面的情形,或欣喜,或平静。他也知道自己和虚伪终有一天会在战场上拔刀相向,但没想到会是这样一场不死不休的局。

老白站起来,从身边的墙砖缝隙中拔出了自己的剑,抚过寒光凛凛的剑体:“辛苦你了,今天之后就不用再陪着我了,去寻一个好主人吧。”

集结号骤然被吹响,此前从未被召唤过的军团从伊格城中鱼贯而出,赴向那场上帝和撒旦的游戏。

老白展开双翼飞上战场,一半纯白一半漆黑的翼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,恐慌和猜疑开始在天使一方蔓延。但老白此时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,他停在裂谷这边的上空,与虚伪遥遥相对:“虚伪,来堂堂正正的打一场吗?不允许放水。”

“好。”虚伪应答着,脸上是老白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笑容,“你也一样,我的小白猪。”

接下来无需多言,两人对于对方的招式都牢记于心,一时间打得难解难分,不分上下。

  

  

  

8.

“虚伪你在做什么……”老白身上的伤还没好完全,以虚伪的实力,老白早应落败,此时却毫无被压制的迹象,甚至隐约占到了上风,“你是在放……”

话还未说完,虚伪手中长刀的刀背就拍到了老白的右肩上,伤口被再度撕裂。老白拿剑的右手抖了一下,剑尖偏了几分,他强忍着疼痛想去调整,却看到虚伪用左手握住了剑尖往自己的方向一带,正中心脏。锐利的天使之剑是魔王的克星,胜负至此已经分明了。

“你……”老白震惊地说不出话,两人就保持着这样的姿势僵持在半空之中,直到虚伪支撑不住向下坠落。

“你是故意的对吧?”老白跪在地上,收拢双翼后将虚伪抱进自己的怀里,想要为虚伪止血,“你怎么那么傻?”

“老白,你知道的,若是我们俩只能活一个。”虚伪制止了老白的动作,笑着抚上老白的脸庞,“我希望你能够好好的。”

“虚伪……不要……”老白泣不成声,泪水打湿了虚伪胸前的衣服,与伤口处涌出的血液混在一起,“不要留我一个人活在这世上……”

“若不是我,你此时应该还是那个无忧无虑的大天使长。”虚伪抹去老白脸上的泪,声音温柔,“所以不要哭,老白,好好活下去。”

老白的怀里忽然一空,虚伪的身体逐渐变得透明,直至完全消失,包括老白手指上沾染的血液都消失得一干二净。

“虚伪……”老白仍保持着之前的姿势跪在原地,一遍一遍的呼唤着虚伪的名字,直到喉咙沙哑都未曾停下,“不应该是这样的……”

忽然老白绝望地笑起来,纯白的羽翼快速被黑暗所沾染,原本属于光明的神圣天使在这一刻选择了堕向黑暗:“我们是棋子,但并不是只能供人游戏。”

老白捡起剑,一步一步向裂谷的对岸走去。